Landfill

你也好

为什么她竟牵着我的手走在这世间的街道上

南湖附近基本是社区和公园,但说回十几年前,脏乱差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主要脏乱在各种未经规划的摊贩。夏天,果皮被弃置在路边竹篓或者是水泥地上,地面上还有些横七竖八的裂缝,里面是些怎么也晒不干的臭水。路过的时候,往往车摊上的果实很香,车底下的地面却带着隐隐的酸臭味。有时候妈和我路过南湖边回家,还是会在那里买水果。茂密的夹竹桃树下,妈挑拣水果,称重,付钱,我反复揣摩着少儿百科全书上所说的“夹竹桃的剧毒”,好奇它的汁液流淌在肌肤上会带来怎样的痛觉。

夏天,所有的事物都是静止的,只有妈妈和我和夹竹桃在动。我们在走,夹竹桃在三十度的风中摇曳。为什么她竟牵着我走在这南湖的岸边?

我妈比较失态的一次也无非就是气我物理竟能不及格,我想她现在绝不会承认自己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掉过眼泪,就像她绝不承认我身高不是160而是162一样。并且,大多数争执就是这种小事带来的一些口角,还远不到被我记恨的程度。我越来越能理解人正是需要原谅的一种身份,愤怒也不是一种该被胡乱挥洒的态度。

妈多希望我幸福啊!这才是我难过的地方。这件事太难了,因为爱总不被成全。妈和我都活了下来,买到了南湖市场上的梨子,水蜜桃,我们都活下来了,妈妈。当我知道心是如此珍贵之物,却立刻开始患得患失起来。没有人明明白白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侥幸的,以至于我们都以为这幸福是我们的诚实所得。而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侥幸的时候,我更能原谅从前的许多疑惑,即使爱的确成为过一场场交易,即使所有人都曾如此歇斯底里地互相诘问。我如此脆弱,不在乎任何一种立场,只害怕这些回忆的覆灭……我不再无故地不安或者哭,我已经知道这是因为我的胆怯。可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竟牵着我的手走在这样的世间。

评论
热度(28)
©Landf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