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スタンポポ

你也好

去年下半年我们去了海滩

说得好理解一些是珀斯的海边 说得夸张一点是印度洋

海浪哗啦哗啦涌过来,再高一点就可以窜到灯塔下面了

沙滩上有很多干瘪的水母,白色的贝壳  几乎没有人 背后就是笔直公路,隔半小时会有一辆好像是5开头的公车 我们就是这样来的

风也很大,说话都是用喊的

海洋真的很不可思议,仅仅是大这一点  就怎么都想不明白了

现在的夜里,没有声音的时候  脑子里还会不停地响起那一天的涛声

评论
热度(11)
©アスタンポ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