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fill

你也好

很多次我觉得不行

比如后天我又有个presentation就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东西但是我真的不想站到所有人面前因此我这几天焦虑到想死明明就是随便说几句说清楚就好的事情我就会联想到我真的做不好这些事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干什么与其混日子还不如早点了结自己年纪大了想下手可就难了或者可能现在已经迟了该怎么办呢唉然后我进了厨房

mahlee:今天有炖菜,五点半我会煮米饭这样你吃晚饭的时候还是热的

我:好的谢谢

然后我回到房间

为什么此刻我们会像家人一样生活着这样生活在一起我在他们眼里就是每一天都能出现在厨房的那个女孩他们的食物永远给我留一份可是他们不知道我每天或者隔天一次地想去死的事这样太残...

just the beating of hearts

like two drums in the grey


浜田真理子又是什么神仙?

看到不少评论说不要做女孩了或者是女孩最好不要出生就能完美规避一切风险,等等 

我真的可以理解大家为何产生这种消极的想法  但我想说的是女孩儿们真的 真的不要对自己是女性这件事感到后悔或者不满 我想真正难的就是 认识到自己应有的位置是在何处(绝不是现在所处之处)认识历史中的我们和现在的我们 知道我们在人类的历史中,扮演过怎样的角色 我们有着怎样的分量 知道女性天赋的权力是不可估量的

这样讲可能太空了 总之我想说的是我们不是真的软弱无力的一方……就像刀刃劈砍过水体又被水包裹,水面将平复满盈如前,...

为什么她竟牵着我的手走在这世间的街道上

南湖附近基本是社区和公园,但说回十几年前,脏乱差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主要脏乱在各种未经规划的摊贩。夏天,果皮被弃置在路边竹篓或者是水泥地上,地面上还有些横七竖八的裂缝,里面是些怎么也晒不干的臭水。路过的时候,往往车摊上的果实很香,车底下的地面却带着隐隐的酸臭味。有时候妈和我路过南湖边回家,还是会在那里买水果。茂密的夹竹桃树下,妈挑拣水果,称重,付钱,我反复揣摩着少儿百科全书上所说的“夹竹桃的剧毒”,好奇它的汁液流淌在肌肤上会带来怎样的痛觉。

夏天,所有的事物都是静止的,只有妈妈和我和夹竹桃在动。我们在走,夹竹桃在三十度的风中摇曳。为什么她竟牵着我走在这南湖的岸边?

我妈比较失态的一次也无非就...

©Landfill | Powered by LOFTER